因为儿子的事

2020-07-20 16:31

在与辅导员交流的过程中,傅宏年得知,傅强在大三下半学期有两门课没能通过考试,而大四补考也没及格,所以需要重修。“儿子自尊心很强,高中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就是脾气有点倔,这一次学业上的事对他来说可能是个不小的挫折。”傅宏年分析称。在学校找了两三天也没找到线索,夫妇两人决定向长春警方报案。

前天中午,在大连的傅宏年,接到了一个家住大连甘井子区的热心市民电话,说有一个跟照片上的傅强很像的小伙子每天晚上都会在自家的楼道里过夜,已经有半个多月了。“我们马上赶到这个小区,把照片给好心人辨认,她说样子长得差不多,但穿得衣服跟照片里不一样,所以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傅强。”傅宏年说,“好心人告诉我们,那个小伙子一般晚上11点左右会过来,我们就在那里等了一夜”。但是,一夜的等待,满怀的希望再次破灭,那个每天晚上在楼道里过夜小伙子并没有出现。“我们还会继续等,直到确认究竟是不是儿子。”

9月19日,中秋佳节,合家团圆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傅宏年夫妇没有接到儿子的电话。“我们打他电话,但打不通。”傅宏年说,当时他们以为儿子手机没电了,“那么大的人了,我们也没多想”。但几天后的9月24日,傅宏年夫妇接到了傅强班主任张老师打来的电话,“说三天的中秋小长假后,同学们都返校上课了,但傅强却一直没有返校,手机也打不通”。

"他的身份证都丢了,出来也没带什么东西,不知道现在吃不吃得饱,冷不冷,更怕他没钱。"傅宏年最担心的就是儿子被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人带坏了。对于儿子的突然"失踪",傅宏年也曾反思,"自从他去读大学后,说真的,很少跟他谈过心,我们当父母的也有失职。现在没啥想说的,还是先找吧,找到了之后再说。"傅宏年说,接二连三一些线索的出现,令他坚信,一定会找到儿子。

线索断了后,傅强父母在大连也报了警。

在与记者的交流过程中,傅宏年也曾提到,儿子会不会是被人拉去参加传销了,但接二连三一些线索的出现,却似乎又让人感觉,傅强可能是遇到了特殊的情况。

在大连找了几天没有线索后,傅宏年夫妇折回长春,又找了几天,但儿子依然音讯全无。因为夫妻二人都是单位职工,在暂时没有消息的情况下,10月23日,两人不得不返回上海上班,“虽然人回来了,但心思都还在儿子身上”。这段时间里,傅强夫妇一天也没睡过安稳觉,奶奶得知孙子不见了也急得生了病。

上海—长春

得到线索后,傅宏年夫妇第二天就从长春赶到大连,“傅强同寝室的两个同学也跟我们一起过来,发动他们在大连的同学,帮忙我们一起找”。一到大连,他们就直奔“路路通网苑”,但由于网吧的监控录像只保留7天,这条线索又断了。一行人拿着傅强的照片找遍了网吧附近所有的饭店,其中一家饭店的老板认出了傅强,并称傅强曾到店面试过。傅宏年说:“老板说,10月6日、7日左右,傅强曾到这家店面试服务员,老板觉得他样子老实,气质也不错,就让他去上班,可是第二天傅强并没有来。”

大连—长春—上海

是突发意外,还是想体验独立?是儿子主动与外界切断联系,还是被其他未知的原因所左右?为了寻找儿子,傅宏年夫妇多次奔波于长春、大连、上海三地,千里寻子。每一个细微的线索,都令他们视若珍宝,苦苦追寻,但时至今日,儿子却依然杳无音讯。昨天,傅宏年夫妇向晨报求助,希望能借助晨报读者的力量,帮他们一起寻找儿子的线索。

曾有饭店老板认出儿子

傅宏年感到不太对劲,但当时又想他可能在外面旅游,太贪玩,因为后面还有“十一”7天长假,“可能‘十一’之后就回来了”。但“十一”长假结束后,依然联系不上傅强。10月10日,傅宏年夫妇买了火车票,赶到了长春傅强就读的学校。傅强的室友和辅导员都只听说,傅强要去景德镇找同学玩,之后就再也没有傅强的任何消息了。“同学和老师都没觉得傅强有什么异常,在这次出去之前也没有提过要离开的想法。”傅宏年说,“他离开学校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包,衣服什么的都没带走。”

(如果您有线索,也请与傅强父亲傅宏年联系,联系手机:15021081534。)

长春—大连

对于傅强的"失踪",傅宏年直到现在也想不到原因。在他看来,儿子没有任何异常的征兆,8月22日送他回长春上学时,儿子也蛮高兴的。他说,儿子从小到大,一直都蛮平顺的,从来没有过激的行为和倾向,夫妻俩也一直很疼他。

在之后的几天里,傅宏年夫妇和傅强的同学拿着傅强的照片,在长春的街头巷尾寻找傅强的踪迹,但仍一无所获。

据《新闻晨报》报道,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留言,21岁的傅强突然“失踪”了。此前,他一直在长春工程学院电器智能化专业读书,今年已经大四。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远在上海的父母意识到,9月19日中秋节那天,他们就已无法拨通儿子的手机。

傅强父亲:坚信一定会找到儿子

傅宏年说,如果傅强看到这篇报道,希望他能及时和家里联系,给父母报个平安。因为儿子的事,妻子已经有点神经质,只要手机一响,就会抢着接,问"是不是有儿子的线索"。而每次得到失望的消息,妻子都会失声哽咽。

10月18日,派出所通知傅宏年夫妇“找到线索了”——查到傅强于9月18日晚上9点11分坐上了从长春到大连的动车,9月19日到30日一直住在大连一家宾馆。10月4日还曾在大连一家名为“路路通网苑”的网吧上过网。

儿子手机由停机转为关机

傅宏年连忙与儿子大学里的几名同学取得了联系。“一名同学说,傅强曾说过‘要去景德镇找一个正在当兵的同学’。”傅宏年后来联系上了那名景德镇的同学,却被告知傅强没跟他联系过。

拿着儿子照片走遍长春

父母在楼道里整夜守候

在上海等待消息的这段日子里,虽然儿子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但夫妻俩从未停止过拨打。当拨打儿子手机发现停机后,又马上给他手机充了50元话费,但手机却又从停机转为了关机。10月27日,夫妻俩又往儿子的银行卡里打了1000元钱,“我们也曾想到看看儿子是否会取钱用,但警方说不能查询他的银行卡取款记录”。上海—大连

11月4日,事情又有了新进展。大连市公安局通知傅宏年夫妇,有记录显示,傅强又在“路路通网苑”上过网。第二天,夫妻俩就从上海赶到了大连。可是,到了网吧后才得知,原来儿子只是早前将身份证遗落在了网吧,网吧将这张身份证借给了他人上网。一切又是一场空,夫妻俩只好拿着儿子的身份证离开了。虽然这次的线索又断了,但夫妻俩决定留在大连继续寻找。“他的身份证丢了,应该出不了大连。”傅宏年说。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