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峰告诉记者

2020-08-07 19:03

令宋雨峰印象最深的,就是天安门城楼南侧脚手架的施工。因为,既不能影响游人游览,又不能影响升、降国旗。“我们只能在晚上降旗仪式后到第二天早上升旗仪式前的时间,见缝插针。”宋雨峰告诉记者,这么短的时间内,工人们要搭起脚手架,节奏非常紧张。“一晚上搭起脚手架,还是第一次。”

“剔除墙面空鼓、补腻子、刷漆,这几道工序都不能在雨天进行。”刚过去的7月和8月,北京恰巧多雨。遇上晴天时,项目部的100多名工人同时操作,就为了保证工期。

北京房地集团房修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接了此次皇城墙、观礼台、天安门城楼的维护保养施工任务。

1547米的皇城墙,齐整的“天安门红”,再配上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为迎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天安门城楼和皇城墙在一批“工匠”的手工操作下,完成了一次新修整。

如今,每到重要节庆,大红的收缩式宫灯就会“列队”迎接远近的客人。

皇城墙的修补,讲究的是传统工艺,原材料、原工艺、原做法,“修旧如旧”。从铲除旧墙皮、剔除酥碱旧砖、补砌新砖,到墙面钉麻揪、抹靠骨灰、刷涂料,仅工序就有十多道。其中,施工难度最大的要数剔除酥碱的旧砖,工人要用錾子一点一点把旧砖剔出来,再用镶嵌的方法重新嵌入新砖。

不仅粉刷了城楼、修补了皇城墙,悬挂在城楼两侧的8个收缩式大型宫灯,也是由房修一建筑公司在1997年研制。

天安门城楼的粉刷一样不轻松。宋雨峰告诉记者,天安门城楼粉刷工程,先从南侧正面开始刷起,然后刷北侧、东侧、西侧。这样,即使碰到连续雨天,也可以先把南立面刷完。

项目部技术负责人宋雨峰介绍,这一次,皇城墙的修缮长度达1547米,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范围的一次修缮。“修缮之前,有些琉璃瓦上都长出了小树,一片区域,光琉璃瓦的样式最多能达到七八种,有的墙面20%到30%的墙砖已出现酥碱。”

“在长安街上远眺,这8个宫灯看似不大,可实际上,一个宫灯的重量就有260公斤。”房修一建筑公司设备安装分公司原副经理、现房修一建筑公司党委副书记鲁廷彦回忆道,传统的大红宫灯是固定式,仅运输就需要8名工人“八抬大轿”般抬着。安装分公司组织研发团队,用一年半的时间,研制出了收缩式宫灯,并特意为城楼挂灯研制了一台升降架。这种收缩式宫灯,可以从龙骨处收起,收缩后宽只有700毫米。

在皇城墙施工时,南池子、南长街两个券门是难题之一,券门洞下是交通要道,施工时不能影响交通,“一根架子管都不能立到马路上”。为此,项目部大胆采用了“悬挑”的方式,仅在人行道旁立了脚手架,中间跨度有8米上下。“为了保障安全,我们派人24小时盯着脚手架,一颗螺丝都不能让它掉下来。”宋雨峰提道,基建分公司的经理安卫,每天都要去工地视察一遍,一个来回就是几公里。

资讯排行